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会委员 > 主任委员> 正文

《大医精诚》对话刘中民 | 发展灾难医学,彰显大国形象
2018/9/28 19:29:38   来源:   点击:183


他是中国灾难医学的学科缔造者。

他带领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获批成为首个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认证的国际应急医疗队。

让我们走近本期嘉宾刘中民。

《大医精诚》本集专访:刘中民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突发。

六天后,刘中民率领不同医疗机构70多名医疗队员,组成上海市第二批抗震救灾医疗队赶赴汶川震区。

作为医疗队的队长,刘中民带队参加汶川地震的伤员抢救,深深体会到了灾难中的医学救援与医院急诊室抢救的巨大差别。

内外妇儿、男女老幼的多发伤、复合伤伤员规模性聚集,而医疗场所塌陷、医护人员短缺、医疗物资匮乏、转运体系不健全,让医生们真正了解了什么叫做“灾难”。

“当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才深深感觉到,作为医生,要应对这样一种大规模的灾难,面对大批量的伤员的时候,实际上会感觉力不从心。”

汶川地震让刘中民意识到,要想解决灾难救援的问题,必须要形成一个属于中国的灾难医学体系。

于是,他从汶川回到上海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同济大学建立了急诊与灾难医学系,编写了急诊与灾难医学的教材,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初建于2010年世博会召开前夕。队伍由东方医院50多名医护人员组成,配备国际先进救援设备,并圆满完成世博会全程医疗卫生保障工作。

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赴上海,对医疗队展开认证评估,对照40余项评估要求,逐条进行实地查看。

专家组一致同意,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从全世界60个国家的200个医疗队中脱颖而出,成为首支通过世卫组织认证的国际应急医疗队。

“灾难救援最重要的是要始于灾前,重于灾中,严于灾后。”

在刘中民看来,应对灾难事件,只有结合我们国家的国情,打造中国的灾难医学救援的体系,并做好基础设施建设、民众抗震救灾知识的普及,才能够做到临危不乱,实现最高效的医疗救援,最大限度减少人员伤亡。

“选择了灾难医学,就是选择了责任和艰辛,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不会收获名和利,但会收获内心的充实。我想作为一个好医生,有这种内心的充实就足够了。”

刘中民一手创建的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为何能从全世界200多支医疗队中脱颖而出,成为首个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认证的国际应急医疗队?对于灾难医学的学科建设,他又有怎样的期待和展望呢?

9月22日22:30,当代大医系列访谈节目《大医精诚》中,给你答案,敬请关注。

大医tips:

怎么应对自然灾难或突发状况?

Q1:如果发生地震,

应该躲在室内,还是往室外跑?

刘中民:

一般的地震可能持续几秒甚至一分钟。地震发生以后,我们要遵循一个原则,震时要求生,震后要逃离。

地震的时候,如果我们在建筑物里,要尽量在原地求生。如果是一到两层楼的低层,我们有一定的时间能逃到室外空旷地带去,那就尽可能逃出去。

如果在两楼以上,或者楼道很长,这时候就要原地求生。躲在在房间特殊的建筑位置上,比如卫生间、厨房,还有承重墙的角落。如果楼房倒塌,这些地方可以形成一定的支撑,便于在角落里能够生存下来。

平时要有生存意识,在这种地方放置好水、食品、急救药品,万一发生倒塌可以等待救援。

如果震后房屋没有严重损害,也要迅速逃离,不能呆在里面,防止因为余震,房屋再次倒塌造成伤害。

Q2:如果发生了比较严重的外部创伤,

普通人有办法自行辨别是否发生骨折吗?

刘中民:

有创伤、局部的肿胀、持续的疼痛加剧,这些情况都需要到医院去治疗。

如果剧烈疼痛,浑身关节不能动,被挤压、创伤比较严重的时候,最好不要动,等待别人救援。

如果关节还能动,但是四肢、胸部的某一个位置特别痛,甚至有肢体的变形,还有骨头摩擦的声音时(医生们称作骨擦音),就是很明显骨折了。

这种情况下要学会自救。可以就地用书本、杂志、木头、甚至用一把伞,先把固定物绑在骨折上,固定物要超过骨折的上下端。先固定骨折,再等待救援,或到医院去接受治疗。

当然,有时候只是皮肉痛,关节是能动的,没有明显的变形或者骨擦音,这时候可以缓一缓,不急于马上到医院,过一段时间,疼痛消失了,也没有运动的障碍,一般来说是不会骨折的。






视频地址:https://www.iqiyi.com/v_19rr4wszj8.html?dummy=&weixin_platform=friend&share=MSG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