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交流 > 国际救援队> 正文

“海疆召唤-2018”演练为决胜海疆厚备救护力量
2018/9/30 14:41:47   来源:   点击:166

演练在邓世昌舰拉开序幕。

9月21日至26日,由国家经济动员办公室和海军共同组织、国家海上卫生动员中心承办的“海疆召唤-2018”海上医疗救护拉动演练,在海军邓世昌舰拉开序幕,来自全国10省市的60名医护人员登舰参训。

今年演练投入使用新的信息系统,使演练课目设置更贴近实战,人才培育模式进一步规范,将海上卫生动员探索向前推进一大步。

医护人员在船舱内进行手术。

信息实时传输,批量伤员分类速度提高

战场伤员运送救治首先要做好伤员收容分类工作,尤其当战争中大批量伤员等待救治时,快速有序地做好分类是进行分级救治的关键。

9月25日下午,综合演练刚刚开始,分类检伤组就在20分钟内完成了15名伤员的分类工作。这一速度让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生张永刚大吃一惊。

张永刚曾参加过2016年的“海疆召唤”演练,当时分检课目训练最快是30分钟分类8名伤员。效率的提高得益于海上卫勤信息系统,这个系统和分类检伤组队员使用的手持机相连,医护人员用手持机扫描伤员佩戴的二维码信息,如军人保障标识牌、电子商标等,即可显示伤员曾登记在系统的基本信息。医护人员输入伤情基本信息后,系统就会自动检查,提供伤员伤类、疾病诊断、处置意见、伤员去向等。通过系统,指挥组人员还能掌握血库情况、药库使用和伤员后送情况等。

“这套系统基于军人保障标识牌开发而成,目前尚处于测试阶段。我们希望它能实现伤员救治效益的最大化。”负责系统研发的海军军医大学专家如是说。

损管分队进行灭火训练。

构设战场环境,医疗救护与舰艇战备一体

“接上级通报,我护卫舰1艘在D海区,突遭R国袭扰和攻击,命令我舰赴该海区接收救治伤员。”接到敌情通报后,参训医务人员和邓世昌舰全体官兵立刻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海面波涛汹涌,舰船起伏不定。后甲板上,负责海上伤员换乘的安全组、拉索组、搬运组、吊运组人员身着救生衣,严阵以待。不多时,一名伤员经过起吊机顺利运送到甲板,分类检伤后被送到重伤组。邓世昌舰领导介绍,在多年海上医疗救护演练中,已健全完善了一整套海上伤病员换乘部署,并在实践中得到有效应用。

此次演练采取军地统管联训,课目协同操演等方式,让医护人员融入舰艇操演,舰员相应演练课目,实现医护人员与舰艇官兵一体,医疗救护演练与舰艇战备一体。

为还原真实的海战伤医疗救护场景,演练以活体动物模拟伤员,医护人员在有风浪的海上进行手术。记者现场看到,综合演练阶段,导调组临机导调情况5次,医护人员开展手术6台,模拟动物手术2台,批量救治海战“伤员”15人。

参训学员正在进行分组训练。

军地齐抓共管,探索人才长期培育模式

“从军事需求提报到动员任务具体实施再到能力生成,军地各部门形成合力,培育了一大批海上医疗救援人才,这离不开军地各相关部门精诚合作。”国家海上卫生动员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已建立参训人员数据库,曾参与过“海疆召唤”系列演练的医护人员信息均录入其中,并按照不同的省区、专业、特长进行分类。下一步,他们将通过定期回访、复核等办法实时掌握这支医疗队伍的情况。

对于军地接续培育,广西壮族自治区经动办主任伍青被大家称为“最有发言权”。伍青曾4次带队参加海上医疗救护演练,对卫生动员工作也进行过深入的调查和研究。他说,目前各地省军区系统都建有民兵医疗救护专业队伍,但是培训课目大多以军事训练和体能训练为主,专业化训练较少,伍青建议由地方经济动员部门联合人武部培训民兵医疗救护专业队伍,增强训练的专业化和针对性,提高当地卫生动员能力。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主治医师华颂文则建议扩大培训范围,发放专业教材让地方医护人员自行学习。华颂文曾和湖南省经动办商讨,制定一份地方医生参与海上救援的教程,目前,方案提纲初步完成,包括光盘录像、理论教学、模拟操作、实训考核等内容。

(照片由孟飞达、谭晓明、刘征鲁摄)

卫生动员,期待更精彩

■薛志亮

组织地方医务人员拉动演练,是海上卫生动员的一个重要任务。“海疆召唤”系列演练已开展13次,培养储备医护人员1600余名。这个数量对一个经济动员中心来说已经不少,但放在整个卫生动员的大盘子里来看还是太少。

建设海洋强国,维护海洋主权和权益,捍卫周边海洋环境安全,是我国国防的重要使命任务。有效履行这一使命任务,仅依托一个海上平台、在相对理想环境下开展演练,是难以充分满足实战需要的,必须多方面提升海上卫生动员建设质量和实效能力。

进一步摸准海战场卫勤保障需求。聚焦战场、需求牵引是国防动员的内在要求。中外海战实践表明,未来海战场不仅面临着战伤威胁,还要面对眩晕、焦虑等环境挑战和心理考验。为此,一方面要对海战样式、火力运用等造成的战伤威胁及救治要求,开展前瞻性研究,加强针对性训练;另一方面,要将海战场卫勤保障从战伤救护向抗眩晕、防焦虑等环境适应和心理防护领域拓展,加大这些领域专业人才培养,充实海上医疗卫生人才储备,最大限度提高战斗力。

尽快走开全链路演练、实战化征召之路。海上医疗救护是一项链路化活动,包括现场救治、海上搜救、伤病员换乘后送等众多环节和行动,需要动用直升机、搜救船等军地装备和专业力量,协同关系复杂,组织实施难度高、风险大。未来海上卫生动员必须将海上医疗救护各个环节和行动全部纳入,实现全链路演练。同时利用军舰遂行出访、演习或其他军事任务的时机,选择性征召参加过演练并纳入储备队伍的人员,随舰行动,在任务环境下锻炼技能、磨砺作风,积累实战经验。

尽早筹划构建面向海战场的智能化“医联网”。依托现代信息网络和大数据技术建立起来的“医联网”平台,已经能够实现医疗领域人才、技术、设备、物资等要素的实时互联互通、信息共享和智能操作,让异地会诊、远程手术等成为现实。随着“5G”时代到来,远海平台将不再是智能通信网络的“门外客”。因此,必须树立前瞻思维,尽早筹划并推动“医联网”从陆地向海上延伸,实现海上医疗救护和陆上医疗力量实时精准对接,为海上“生命线”提供强力保障。

让地方医生多经受“战火洗礼”

——访“海疆召唤-2018”演练专家评估组成员徐立

■刘征鲁 中国国防报记者 石宁宁

徐立是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的副研究员,作为长期从事卫生动员研究的专家,今年他受邀成为“海疆召唤-2018”海上医疗救护拉动演练的专家评估组成员,现场指导演练。

在徐立看来,动员地方卫生力量参与卫勤保障是大势所趋。他告诉记者:“在新军事战略方针指引下,海上信息化局部战争是我军军事斗争准备的重点,海上方向或将成为我军主战场,对海上卫勤保障能力提出了较高要求。尤其是随着编制体制调整,军队卫勤力量越来越精干,数量上将难以满足未来海上卫勤保障需求。”

卫生动员,大致分为成建制抽组和分散抽组两种模式,目前主要以分散抽组为主。徐立认为,从长远发展来看,这一模式不利于平战快速转换和保障能力生成,要满足未来海上卫勤保障需求,建议国防动员充分利用平时应急动员的组织、模式和资源,真正实现地方卫生资源平时应急战时应战,最大限度提升动员效率和效益。

我国国家应急医学救援力量建设已初具规模,有些队伍已在国内国际医学救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甚至有些队伍的建设理念、救援装备超过现役部队。徐立告诉记者,此次演练有一些医护人员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这些人参加过医学救援训练,经过培训很快就能上手。

“把国家应急医学救援力量纳入预备役建设和管理,作为卫生动员的重要后备力量,既能实现动员卫生力量平时应急战时应战双重功能,也能通过平时医学救援训练和实际执行救援任务,有效解决人员复训和保障能力生成等难题。”徐立说,“还可考虑将通用航空医学救援力量纳入其中,扩大卫生动员范围,增强海上卫生动员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多年来,徐立致力于推动卫生动员立法工作。他告诉记者:“卫生动员与经济动员其他领域不同,涉及部门和专业多,规范对象和领域广泛复杂,必须单独立法,才能引起国家、政府、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对卫生动员的高度重视。”

谈及立法包含的重点内容,徐立认为,一是尽快完善卫生动员体制。应在各级经济动员办公室的领导下,赋予国家和地方各级卫健委应急办,以及军委机关、战区、军兵种卫勤管理机构战时卫生动员职能,使之集应急应战卫生动员于一体,使应急应战卫生动员在管理上和力量建设上形成合力,提升动员能力;二是进一步明确动员职责。按照“军队提需求,国动委搞协调,政府抓落实”的国防动员工作方针,明确各级卫生动员机构的职责、权限,特别要明确军队提需求,不仅包括卫生力量类别和数量上的需求,也应当包括平时卫生动员建设的标准和要求;三是尽快完善军事卫勤需求提报机制,明确提报的级别、渠道、项目、内容和标准;四是进一步规范卫生动员潜力调查,在理念上,要走出把平时实力当成动员潜力的误区。在指标上,应避免以经济统计指标代替卫生动员潜力指标,使动员指标直接对接军事卫勤需求,着力提升潜力调查的科学性和实用性。

这次演练让徐立受到启发——国防教育、人防教育均纳入地方教学课程,卫生动员是否也能从医学院学生入手?徐立建议,可以将部分军事医学课程纳入地方医学院的基础教学阶段,讲授基本的卫勤常识和战伤救治规则,不仅有利于战时快速动员形成卫勤保障能力,也有利于平时完成紧急医学救援任务,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参训学员感言

杨奇盛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杨奇盛:这次演练战味十足,从伤员分类到分级救治,每个环节都紧凑有序,更新了我以往的救援理念,深切感受到地方救援和军队救援在治疗环境、治疗理念、治疗流程的区别。今后,我要多关注和学习海上紧急救援的知识,不断提高应急应战的能力。略感遗憾的是,舰艇上的医疗设备大多老旧,和现代海上医疗救助需求有些差距,希望下一次登舰能看到更多先进设备。

华颂文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主治医师华颂文:这是我第3次参加海上医疗救援演练,每一次都能学到新东西,对海战伤处置有了进一步了解。但也有些许不足:一是培训内容创新较少,和快速发展的现代医学知识衔接不够;二是医护人员联合协同能力有待提升,应该增加军地联合卫勤演习的次数,加强军地之间的磨合,这会对未来海上医疗救助水平的提升大有裨益。

杨杏静

上海东方医院急诊科护士长杨杏静:我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上海)的成员,曾参加过海上医疗救助训练,但这是第一次和外地医护人员联训。一般情况下,海战伤面积较大,同一单位抽组的力量是无法单独完成保障任务,需要与其他单位联合编组,形成保障能力。这就需要经过一定的训练磨合,“海疆召唤”系列演练就给了我们这样的平台。希望这样的演练以后能更多一些、时间更长一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