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会委员 > 主任委员> 正文

人民安全,国家才安全 ——《图说灾难逃生自救丛书》丛书主编刘中民访谈
2019/3/4 11:48:16   来源:   点击:2756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他说,必须坚持国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必须以安全为基础,正因为如此,我校附属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教授领衔编写了《图说灾难逃生自救》丛书。

最近,这套丛书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科普类二等奖。一部通俗易懂的科普书籍为何获得如此高的奖励?我们找到刘中民一探究竟。

 

想法萌生自2008

2008年“5·12”汶川地震发生后,刘中民放弃了参加奥运会火炬传递的机会,加入上海市卫生系统抗震救灾医疗队。5月18日,他作为上海第二批医疗救援队的队长,率队飞抵汶川开展救援工作。在具有“最后孤岛”之称的重灾区草坡乡,他们连续作战12个日夜,艰难完成了63名伤员和100多名伤员家属的转移……

早一点到达,早一秒救援。当时,刘中民的想法与大家一样。真正到了灾区,刘中民才明白,时间固然重要,但灾区现场医学救援的秩序、效率更重要。

有个曾被媒体广泛报道的例子:一个叫陈坚的小伙子被压埋了大半个身子但一直活着,在废墟下坚持了80个小时终于迎来救援人员。可就在被抬出废墟半个小时后,他趴在担架上,永远离开了人世。事后得知,他的死亡系因被压肢体组织缺血再灌注,引起低血容量休克、脓毒血症,坏死组织钾离子大量释放,或受压肢体静脉血栓回流入肺形成肺栓塞均可导致突然死亡。

但在汶川地震救援中,某些煤矿医院的医生因擅长矿难救援,随身带着行军锅、发电机,到了现场马上安营扎寨,迅速投身医疗救援。而有些大医院的专家,因习惯了多年来护士分诊、仪器检查,在断水断电、医院塌陷、缺医少药的灾区竟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一些医生没有掌握最关键的检伤分类技术,往往是谁喊疼谁先被抬上飞机。真正的重伤员,尤其是那些肝脾破裂者不会出声——却没得到及时转运。

汶川地震后,国家地震局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灾区民众避震逃生与自救互救情况调查。调查采取用问卷调查、档案查询、实地重点单位座谈和随机访谈等多种形式,对汶川地震灾区13个县市的1624人和72个单位开展了民众避震逃生与自救互救情况调查,内容包括灾区民众应急逃生和避灾、震后自救互救情况,救灾与安置需求情况及灾民对地震基本知识了解等,资料整理与初步分析发现灾区民众普遍缺乏防震减灾基本知识、应急逃生和避灾知识、自救互救知识。问卷调查对象中,有约347人被埋压,只有25%通过自救互救被救出,当地政府组织互救而获救的数量最少。

正是汶川地震灾难救援中暴露的多方面问题,刘中民深刻体会到灾难现场的救援是一个巨大而艰巨的现实课题。巧的是,从灾区刚回到上海,他的恩师、创立国内第一个急诊医学分会和急诊医学本科的南京医科大学王一镗教授打电话找他。王老通过这次汶川地震愈发感到:灾难来临时,以院内救治为主的急诊科很难弥补灾难医学的空缺,发展中国的灾难医学势在必行。

这一想法与刘中民不谋而合。灾害现场条件恶劣,面对大批伤员,先救谁,如何救治,是否该截肢,如何保证不被感染,这些平时在院内根本不用考虑的问题,都成了灾区现场的大难题。

于是,刘中民开始了紧锣密鼓、有条不紊地依次推进。首先,他谋划在同济大学设立了中国第一个灾难医学系,2008年9月开始招生。2011年12月,中华医学会灾难医学分会在上海成立,刘中民担任首任主委,中国灾难医学的概念被正式提出。学会陆续建立常委会、青委会及年会制度,陆续组建地震、火灾、水灾、爆炸、科普等多个学组,20余个省市建立了二级分会,为中国灾难医学的起步打下坚实的人才储备基础。

灾难医学会成立七年多来,灾难医学研究的国际化趋势已从事后灾难的处理转变为事前灾难的预防,灾难医学的理念概括为“始于灾前,重于灾中,延于灾后”。在灾难医学分会副主委、科普学组组长王立祥等人的呼吁下,公众的科普培训工作也放在了学会的重要位置。

刘中民说:“灾难医学救援强调和重视‘三分提高,七分普及’的原则。当灾难发生时,尤其是大范围受灾情况下,往往没有即刻的、足够的救援人员和装备可以依靠,加之专业救援队伍的到来受时间、交通、地域、天气等诸多因素的影响,难以在救援的早期实施有效救助。即使专业救援队伍到达非常迅速,也不如身处现场的人民群众积极咳血地自救互助来得及时。因此我们要感谢四川汶川人民,他们给我们上了一堂应急救援安全课。”

 

丛书如何选题,都讲了些啥?

刘中民说,近年来的克拉玛依小学大火、温州动车事故、上海外滩踩踏事件、昆山工厂爆炸、天津大爆炸等证明,灾难就在我们的身边,随时可能发生。当灾难来临时,它所造成的惨痛教训告诫我们,民众的逃生意识与自救技能多么重要;救援实战经验告诉我们,90%的生命救援来自家人、邻居、社区的自救与互救。因此,在全社会普及灾难逃生意识与自救互救技能,极为重要和迫切。

我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地震、洪灾、干旱、台风、泥石流、雪灾等经常发生。不仅如此,火灾、矿难、中毒等人为灾难也时常发生,中国已经成为日本、美国之后第三大受灾损失严重的国家。因此,成立灾难医学分会的同时,我们就在考虑灾难逃生自救类科普图书。经过专家们的反复会商,最后酌定地震、水灾、交通事故、火灾、雪灾、海啸、煤气中毒、化学品事故、矿难、爆炸事故、踩踏事故、泥石流、极端高温等15种灾难作为逃生自救的图书内容。

“我们都不希望交通事故的发生,但一幕幕惨痛的经历就那样存在与我们的生活,也许就发生在您的身边。交通事故伤害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每年至少有上百万人在各种交通事故中丧生,受伤者高达数千万之众......道路安全,防患未然。”《交通事故》分册主编张连阳在序言中说。张连阳是第三军医大学野战外科研究所的专家。他主编的《交通事故》分册从交通安全现状说起,全书分为机动车辆安全常识、轨道交通安全常识、水运航空交通安全常识和交通事故医疗自救5个部分。

“行人过马路,绿灯行、红灯停”“骑自行车应听从交通民警和管理人员的指挥和检查”“骑车不准双手离把或单手撑伞”“孕妇安全带正确的系法应该是安全带的上部从锁骨的中间位置通过,安全带的下部从隆起的腹部下方穿过,同时保护自己和宝宝。切忌:安全带直接从隆起的肚子上通过。”......这些都是“机动车辆安全常识”。这一节里的介绍,从行人过马路,到骑单车、摩托车,再到乘坐摩托车、客车,驾驶汽车;发生各种交通事故时的应对方法,30页的篇幅一一予以详尽介绍。

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应该如何处置?《交通事故》专门列出“交通事故的医疗自救”一节,内容分为保护伤者、头部受伤、头部出血、开放性气胸伤口包扎、止血、四肢骨折等项内容。如头部受伤:大声呼叫伤者,如能应答,说明其头部受伤较轻,应该严密观察有无头晕、头痛、呕吐发生;大声呼叫伤者,如不能答应,则已处于危险状态,不要随便移动伤者;让负伤者平卧,头部后仰,保证呼吸道畅通;若呼吸、心跳停止则进行胸外心脏按压。仔细阅读这些文字,记者深受教育。

《水灾》分册也一样,从水灾的危害,讲到水灾的防灾准备、避险逃生,讲到卫生防疫;而《火灾》往往突发,人们常常产生应激反应如杂乱拥挤、行为错乱等,面对烈火浓烟、高温炙烤、没有出路的关口,发生无准备跳楼、为了财物重返火场等不理智的行为,因此《火灾》专门列出两节的“火灾现场”,森林火灾、交通工具(汽车、火车、轮船、飞机等)火灾、楼宇火灾、公共场所火灾等类型,告诉人们逃生知识。同是一个中暑,《极端高温》书中分为先兆中暑、轻度中暑和重度三种类型,近年来常常听说的热射病就是重度中暑的一种,此外还有热痉挛、热衰竭和日射病等三种类型,真是开了眼界!

 

为何能获奖?

“科普与科研,专业应急医学救援与教育民众自救缺一不可。”刘中民一直以来都把科普工作放在与科研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他说,我国应急医学的开创者王一镗教授曾经说“我国灾难医学救援提倡‘三七分’理论:三分救援,七分自救;三分急救。七分预防;三分战时,七分平时;三分提高,七分普及;三分研究,七分教育”。正是这些因素的促使,2012年开始,我牵头组织国内灾难救援领域的专家和具有医学背景的漫画专家,以需求为导向,编写针对民众的科普读物。图书2013年完成编写,2014年首发,2016年二次印刷,该书目前已在全国范围内共发行1万余套、15万本。

“丛书具有较好的内容系统性。”刘中民介绍,15本图书基本涵盖了我国灾难逃生自救的方方面面,多种类、系统性、全方位、广覆盖的科学图示各种常见自然灾难和人为灾难来临时的,逃生自救技能和步骤,并着重介绍止血包扎、骨折处理、心肺复苏、伤员搬运等现场急救技能,这种创新性的解读方式尚属国内首次。

“丛书形式也比较新颖。”刘中民介绍,丛书共1034幅原创、写实漫画,图文并茂的表现形式,加上每册二三千字的文字,非常适合读图时代读者的轻松阅读取向。在创作过程中,我们借鉴了美国CDC(传染病中心)的社会科普方法,注意结合读者的审美接受心理,尽量避免血腥、恐怖画面的出现。

“遍邀各种灾难救援方面的专家担任分册主编,确保编写的严谨性。刘中民说,我们以当年的各项法规法律为基础,创作过程中紧扣国民普遍缺乏逃生意识和自救互救技能的中国国情,成稿之后,又反复邀请专家组、出版社等审稿修改。正是得益于这些行之有效的做法,我们的图书体现了良好的实用性。这种实用性的体现从策划开始,我们注重自救技能的生活化和通用性,书中介绍的很多方法易懂、易学、易用。在讲解技能时,我们还注意正反案例结合,纠正坊间的传播误区。

“当然,编写中我们也顶着不少的压力,其中之一就是当时中国好人法还没有出台,我们在全民范围内普及自救、互救技能,如果救助失败,施救者是否可以免责?”刘中民说,2017年,《民法》总则第184条“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出台,图书普及的压力涣然冰释。从这一点考量,该书出版也体现了创作者和出版者的前瞻性与学术勇气。

图书出版后,相关工作同步科普展开。在每年的灾难医学分会年会、专业医务人员培训、专业医学救援队培训等班上,丛书作为基本教材发放给大家,起到了很好的教育作用;作为专业救灾队伍、民间救援志愿者、公共场所的服务人员等重点人群培训教材,目前已培训2万多人次。这套丛书被上海、成都等多个城市、多所中小学校图书馆收藏。同时,也被《中国大学精品网络开放课程》作为中国综合性大学非医学专业大学生的生命通识教育课的教材,目前已有1万多名大学生选修,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另外,我们在上海市创立5个卫生应急平安小屋,免费利用此书培训社区居民,目前已覆盖百万人口。以此书为蓝本,17年我们又推出中小学生版,每套10本,共发行2500多套。相比通用版,在创作形式上,漫画更呆萌、色彩更艳丽、技能更简单,内容上更加注重自救技能方法的普及,注重小朋友规则意识的培养。

据悉,在1+1纸质科普丛书的基础上,刘中民团队还制作了6类多媒体衍生公益产品,其中包括视频版,微信版,光盘、微博,网络、课件、地铁电视等。

丛书的科普受益者,包括医疗机构、公益事业单位、街道社区居民、专家院士等,都从不同角度给予好评。陆家嘴地铁站曾发生29岁女白领倒地猝死,经过团队培训的地铁站工作人员,用除颤仪抢救并火速转运至我校附属东方医院,最终患者康复出院;上海浦东一次居民楼火灾中,一名阅读过此书并经过培训的退休教师,帮助他70岁患有帕金森症的老伴成功逃生。

据悉,丛书还助推上海好人法及中国好人法出台,带动全国各地、各类灾难逃生体验馆建设,引发媒体对城市灾难应急救援的普遍关注,创建了卫生应急平安屋模式(目前浦东5个)。“人民安全,国家安全才有根本保障。”刘中民最后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