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学会 > 学科介绍> 正文

灾难医学标准:中国灾难医学的现状及问题
2015/9/11 10:29:19   来源:   点击:6234

灾难医学标准:中国灾难医学的现状及问题  我国灾难医学救援体系建立在国家应对各种突发公共事件的框架之下。国务院是突发公共事件应...

灾难医学标准:中国灾难医学的现状及问题

我国灾难医学救援体系建立在国家应对各种突发公共事件的框架之下。国务院是突发公共事件应急管理工作的最高行政领导机构。在国务院总理领导下,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和国家相关突发公共事件应急指挥机构负责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管理工作,必要时,派出国务院工作组指导有关工作。

灾难医学救援涉及社会多个部门,沿用传统行政指导模式,一旦灾难发生,我国卫生行政部门可以最短时间调集各路医务人员赶赴灾区实施救援。但是速度不能替代效率,不计代价的救灾投入未必能换回民众的满意度。提高灾难救援效率必须依靠科学的方法及完善的理论成果作支撑。

解决问题须从正视问题开始。参加灾难救援的医务人员深刻感受到我们的救援体系还未完善,救援中还有许多不够科学的做法,急救的应对缺乏实战性……具体而言,我国灾难医学救援在灾情评估、指挥管理、现场救治、分级转运、民众自救等环节存在以下问题:

灾情评估:灾难医学救援基础的不足

快速、准确的医疗卫生需求评估,为开展灾难现场医学救援提供决策依据。卫生灾情评估包括评估救援重点地区、地理环境、伤员人数及伤情、所需设备资源等。卫生灾情评估的不当,必然导致救援指挥系统无法统筹安排医疗救援力量,使应急预案的实施、救援力量的分配、药品器械的准备、转运工具的衔接等方面出现偏差。

汶川地震中,灾情伤情评估的不到位,使一些医疗器材历尽艰辛带到灾区,却不能发挥作用;而由于搜救现场缺乏必要的急救设备和经验,费九牛二虎之力搜救出的伤员却在获救后短时间内死亡。

指挥管理:灾难医学救援的统筹不力

目前,我国突发公卫事件的应急指挥体系和应急组织管理网络已初步形成,制定了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所制定的应急预案,管理体制、运行体制和有关法律制度。

问题在于,应急预案大多建立在医疗卫生机构和公共设施完好的前提下,且往往只涉及一种灾害原因,对多灾原因和次生灾害考虑不周。灾情发生后全国各地医疗队迅速奔赴灾区,不同部门、行政区域、上下级和友邻区域间的应急预案无法对接,大量临时性指挥机构各自为政,缺乏明确的统一组织管理体系,地方和军队的隶属关系不同,通信联络体系不完善,数据信息不统一,后勤保障体系不配套,造成灾难医学救援的效率大打折扣。

现场救治:灾难医学专业人员的短缺

目前我国共有4类11支国家级卫生应急队伍,但专业灾难医学救援人员依旧严重短缺。大多数紧急赶赴灾难现场的医疗救护人员没有经过灾难医学的专业培训,不了解灾难医学救援的特点,缺乏灾难医学救援的特殊技能。

时间就是生命。伤情的复杂性使灾难现场救治方式打破内、外、妇、儿的院内分科,全科和专科医疗救治工作须同时并举。而传统大医院专科医生习惯于护士分诊、病人排队医疗模式,加之囿于电力、检诊设备、治疗条件及恶劣生态环境的限制,即使是知名专家也很难在灾难现场开展专项救治,表现为“英雄无用武之地”。有些医疗队甚至无法自救,为灾区增加新的负担。此外,由于没有经过训练,一些医生没掌握基本的拣伤分类技术,往往是根据表象转运伤员,而真正的重伤员,却可能被留了下来。在创伤医生缺乏、卫生条件简陋和医疗设备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盲目截肢、盲目穿刺、盲目插管等违反诊疗常规的现象时有发生,高致残率及高感染率为后期治疗带来了很大困难。

分级转运:凸显后方救治体系薄弱

灾难现场伤员的转运在灾难医学体系中不容忽视。转运环节不顺畅导致转运滞后、二次损伤、途中死亡等现象时有发生。而缺乏伤情救治原始记录(如病历资料和影像资料等)的现场转运,又增加了后方医疗单位收治难度。

伤员转运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向何处转运。在我国,除了少数大城市建有依托综合性医院的创伤急救中心,尚未见到独立的按照创伤分级救治伤员的专业创伤治疗中心,因此,对于创伤的评分系统难以统一,无法统计突发伤病人的严重程度与死亡、伤残的关系。同时,由于缺乏专业化创伤救治中心,病人往往在首诊医院里无法得到正确的评估和确切的治疗,部分伤员被转运到无救治条件的区、县医院而不得不再次转院,丧失了实施救治的时间窗。这一现象,在我国现阶段突发性群体交通事故伤员的转运中也普遍存在。

据美国宾州创伤中心的数据分析,同样的创伤伤员转往不同级别的首诊医院,专业化的创伤中心由于人力、物力、经验的充足,比无经验医院的抢救成功率高60%。因此,美国将创伤中心分为初、中、高三级,并立法规定创伤评分超过一定数值必须向上一级中心转运,为创伤的分级治疗奠定了基础。

民众自救:灾难医学普及范围有限

在我国,灾难以往多被归为社会救援的范畴,并未引起医务人员的高度重视。灾害来了由政府出面,调集各方力量,全力以赴应对困难,灾害过去了,人们对灾害的防范意识荡然无存,被动等侯下次灾害不期而至。实际上,灾害发生时,广大群众是第一目击者、受害者,也是应该成为最快施救(包括自救)的人员。目前国内公众的自救与互救意识还非常淡漠、社会广泛参与应对工作的机制还不够健全,这些因素都成为灾害转化为灾难的诱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资料表明,1923年关东地震后,80年余间日本发生过几十次7级以上地震,损失逐渐减少,与全民自救培训知识直接相关。作为灾害频发的国家,日本提倡“自救”、“共救”、“公救”的理念。灾害发生后,往往居民首先开始自救、然后是邻里社区共救、最后才轮到政府施行“公救”。虽然日本的经验未必能被简单借鉴,但在面对灾难之时,日本人表现出的对科学的严谨与对生命的尊重,却对我们起到了重要的启示作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