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学会 > 媒体报道> 正文

灾难医学大会在成都举行 外国救援队代表谈急救经验
2015/9/12 18:22:59   来源:解放牛网    点击:5439

马里兰大学创伤医学中心是美国唯一一家专治创伤病人的医院,正是这家医院的创始人考莱,提出了著名的“黄金一小时”原则,即对重症创伤者而言,在一小时内进行有效救治能大幅提高其存
今天上午,在汶川大地震五周年之际,由中华医学会灾难医学分会主办的中国第二届灾难医学大会在成都举行,主题为“灾难医学:始于灾前、重于灾中、延于灾后”。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正国、灾难医学分会主席刘中民、汶川县委书记青理东等出席会议并做了主题发言。   在与会者中,有一个群体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是五年前不远万里来到灾区的外国救援队专家。大会开始前,记者采访了美国马里兰大学创伤医学中心的托马斯·格里泰姆博士和胡富民教授,以及法国著名泌尿外科医生德勃雷。在他们看来,雅安芦山地震显示出,中国的医疗急救与五年前相比更符合“黄金一小时”原则,例如,军队与医疗人员的配合更为密切,对伤员的检伤分类更为合理。   格里泰姆:加强医疗急救培训演练   马里兰大学创伤医学中心是美国唯一一家专治创伤病人的医院,正是这家医院的创始人考莱,提出了著名的“黄金一小时”原则,即对重症创伤者而言,在一小时内进行有效救治能大幅提高其存活率。在这一原则的指导下,如今马里兰大学创伤医学中心的重症创伤者存活率高达97%-98%。   谈起五年前的四川之行,该医学中心的麻醉专家格里泰姆博士仍记忆犹新。当时,应中国政府邀请,他作为美国医疗急救队的一员,与四位同事一起来到了成都的华西医院,与中国医护人员共同奋战,救治重症创伤病人。   “在华西医院的十天时间里,每天早上我都会看到穿着不同制服的医生和护士,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是从全国各个医院调集过来的。中国政府的组织能力真的很强,对其他国家来说是一个榜样。”格里泰姆说道。然而,他也觉得当时的医疗急救水平还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一些伤员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不得不截肢,这是令人遗憾的。我们可以把工作做得更好。”   事实上,许多国家的灾难医学水平都是在经历了特大灾难后取得长足进步,并在下一次灾难中得到检验。格里泰姆举例说,近年来的两场飓风——2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和2012年的桑迪飓风,就让美国的灾后急救水平有了提高。飓风灾难发生后,美国军队和医疗机构密切配合,用直升机把大量灾区伤员运送到安全区域,并在运送过程中开展急救。“在军队和医疗机构的配合上,中国也做得越来越好。三年前的玉树地震,军用直升机就在很短的时间内运送了大量伤员。”   说到对中国灾难医学的建言,格里泰姆认为加强培训和演练非常重要。美国大学的医学专业里,一部分学生会学习灾难医学课程,并参与各种演练,包括用直升机运送伤员的急救演练。   胡富民:提高检伤分类水平很重要   胡富民是马里兰大学创伤医学中心的一位华裔工程专家,老家在上海。五年前,他作为美国医疗救援的一员,负责远程医疗和翻译联络工作。   五年来,他一直惦记着他们救治成功的北川中学女生秀秀。“这个女孩很可爱很坚强,温总理看望过她,但当时她已被截肢,而且气管插管、血液体外循环,伤情很严重。”胡富民教授说。经过中美医生的全力抢救,秀秀最终脱离了危险。“听说秀秀已经读大学了,希望能在这次汶川大地震纪念活动中看到她。”   在当时的救援工作中,胡教授发现了一个比较异常的情况——脑外伤病人很少。“在我们以往的地震伤员抢救中,脑外伤占了很大比例,但在华西医院这类伤员很少。”据他分析,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对入院前伤员的检伤分类存在问题,导致这部分重症创伤者没有进入四川最大的医院。“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不管怎么说,在灾难急救的各个环节中,检伤分类是非常关键的。医疗人员必须在缺少设备的情况下做出准确判断,把各种伤情的病人送到最合适的医院。”   胡富民指出,五年后雅安芦山地震,伤者的死亡率与汶川大地震相比大幅降低,这表明医疗人员的检伤分类水平很可能有了提高。他也希望,中国的医院、高校医学专家继续加强这方面的培训。   要符合“黄金一小时”原则,运送病人的速度也很重要。胡富民告诉记者,马里兰大学创伤医学中心平均每年收治8500个病人,其中25%是直升机运送来的。该医学中心配备了12架直升机,免费运送伤员。直升机的高额开销,来自马里兰州居民每年的汽车牌照缴费。   那么,我国有创伤中心的医院是否有必要配备直升机?胡教授认为,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他所在的医院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驾车从马里兰州的最东端驶到最西端,需要四小时,不符合“黄金一小时”原则。因此,是否配备直升机,要看该医院所“管辖”的地区是否足够大。其次,民用直升机的使用需要一套机制来保障,包括救护车将伤员送到直升机可着陆的地点,以及警方的配合。   德勃雷:楼房抗震能力是生命第一保障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上海市东方医院名誉院长、中法泌尿外科中心主任德勃雷教授是第一位进入灾区救援的西方人。他曾任法国社会发展与合作部部长,参与过阿尔及利亚、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国的灾难救援。2008年6月初,他率领一支法国医疗队,与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率领的救援队一起进入德阳,开展人道主义救援,并将生活用品和书籍发放给灾民。   “在我参与过的国际救援中,中国政府组织的救援工作在所有国家中是做得最好的。”德勃雷说,“有些国家在自然灾害发生后,灾区就处于瘫痪状态,国际救援队必须进入那里。而汶川地震发生后,说实话,国际救援只是‘点缀’。”   从拿破仑时代开始,法国的灾难救援就遵循按伤员的伤重程度而非社会地位进行分流转院的原则。让德勃雷感到高兴的是,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国医疗人员遵循的也是这一原则。此外,中国政府的灾民安置、包括心理治疗在内的医疗急救、军用直升机的运送工作也令他印象深刻。   德勃雷认为,汶川大地震五年后,中国的灾难医学水平一定有了进一步提升。与灾难医学相比,德勃雷更关注中国楼房的抗震能力。“当时,我们在灾区看到很多房屋整体倒塌了,如果没有倒塌,死伤人数一定会大幅减少。所以,我希望中国人能造出更坚固的房屋,这是地震来临时减少伤亡的首要保障。”  
分享到: 收藏